專業提供綠通車輛快速檢測方案

廣州凌特電子

省界收費站將取消而不是取消收費

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了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物流成本的措施。會議確定分別從今年5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從今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對物流企業用地征稅、掛車購置稅減半征收;今年底前,實現貨車年審、年檢和尾氣排放檢驗“三檢合一”,簡化貨運車輛認證許可,完善貨車加裝尾板國家標準等。

而最令人眼睛一亮的是這一條措施:推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這一政策如何落實?難點在哪?

雖然此舉目前更傾向于針對物流行業,但取消收費站的效應是整體性的,而這也是群眾期盼多年、輿論呼吁多年的改革目標。此次由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表明中央政府對高速公路收費制度的改革已經提上議事日程。


△一處省界收費站(資料圖)

取消收費站不等于取消收費

首先要明確的是,推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并不等于取消高速公路收費。這完全是兩個概念。

在我國,很多高速公路的建設都是通過銀行貸款來完成,在建設的時候也明確了收費周期。從目前來看,確實存在一些高速公路收費到期之后仍然收費的情況。比如,一個省份之內,有的線路可能已經還完貸款,但有的高速公路因為車流量等關系,收到的款項可能不及預期,導致其在一定周期內無法回收貸款,需要由其它線路的收費進行補償。

2017年6月,交通運輸部匯總發布《2016年全國收費公路統計公報》。根據公報,2016年度,全國收費公路通行費收入為4548.5億元,但支出總額卻高達8691.7億元,其中償還債務本金支出4750.5億元,償還債務利息支出2313.3億元,養護支出476.3億元。從這個賬本來看,盡管很多人覺得高速公路收費是導致物流成本高的重要原因,但要取消高速收費,目前來看并不現實。


省界收費站容易成為堵點

既然不是取消高速公路收費,那么推動取消省界收費站,其意義何在?

這種收費站的設置本身和高速公路的投資建設有關,由于高速公路都是各省自己籌資、分段建設、自行養護,各省自然會“竭盡所能”劃界、設站、收費。正因為如此,出現了不少怪現象。一是出現了省際斷頭路,全國有數千公里這樣的路。比如說,高速公路在一省之內已經修通,但鄰省卻沒有修通。但由于在省界設有收費站,所以也不影響自己這邊的收費。二是因為省界收費站的出現,往往在省界收費站會出現大堵車的現象,嚴重影響物流效率。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資料圖

來自河北省的全國政協委員劉志新(之前為全國人大代表)曾做過調查,“僅以河北省為例,河北省地處京津周圍,其省界收費站有十幾處,特別是張家口與北京、唐山與天津等幾個交界處的收費站經常堵車,有時堵車多達數小時,甚至十幾小時,嚴重影響了高速公路的通行效率。因省界高速收費站的設立而堵車,造成物流成本增加和航班延誤的問題十分突出;被堵車輛對能源的浪費和對環境造成的污染也很嚴重。”

取消收費站難點在哪里?

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劉志新也給出建議: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在全國范圍內實行高速公路“一卡通”。即在全國范圍內,車輛上高速領卡,下高速交費。把通行費按照車輛行駛幾個省,每個省行駛的里程,分配給各省的高速公路權益單位。高速公路跨省收費方式由前臺人工結算轉變為由后臺聯網計算機處理,這既能保證高速公路的暢通,又能降低高速公路收費成本。

按理說,從技術上講,這樣做具有可行性,也能提升效率。不過,到目前為止,并沒有推廣出來。究其原因,人員難分流是一個原因。

據統計,與2015年相比,截至2016年年底,全國收費公路主線收費站凈減13個。可見,裁減收費站并不容易。


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另一個原因是由后臺計算機處理收費問題,也涉及到由誰來處理、資金回款等系列問題。相比于現在的自己直接收費,資金直接進自己的口袋,從各自地方利益的角度來考慮,各省顯然傾向于自己設站收費。

從大的形勢來看,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甚至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取消收費站是大勢所趨。目前,在省級行政區內部,已經實現了“一卡通”,即在同一省區內除進出高速公路有收費站外,其它地方沒有收費站,保證了車輛的暢通。在國務院的大力推動之下,期待各方都能把眼光放長遠一些,在處理好各方利益的前提下,把這項利好政策真正落實好。

最近幾年,輿論對于高速公路所衍生的“收費經濟”提出了猛烈而持久的批評。一個個收費站,成為物流渠道中的關隘,對經濟運行是一種負能量,且養活了一批依附在行政權力之下的企業,產生了一些部門既得利益,很多高速公路管理部門成為上市公司,收費是它們的主要收入來源。但是,高速公路本是一種公共產品,將其交給一個企業實行市場化經營,將本屬于全民所有的道路通行權變成了一種商品,實際上已經構成了對民眾利益的損害。這也正是民眾強烈要求取消高速公路收費的一個法理基礎。

高速公路這樣的公共產品,不應該對其實施市場化經營。這已經成為社會各界的共識,政府對此也有認同,只是由于部門利益的作用,改革進展并不是很大。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求推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但并未規定具體時間表,正是考慮到了這一改革所面臨的現實難度。

但是,既然提出了改革目標,就不能讓它繼續停留在紙面上,而是應該有具體的行動加以推進。取消省界收費站,正是抓住了重點。省界上的收費站,不僅是高速公路收費的重點所在,實際上也造成了地方經濟的割裂,先從其入手,能更好地推進省際之間的物資交流和交通來往,也能對其他收費站產生倒逼作用。因此,對于國務院的要求,地方政府應該積極響應,迅速行動起來,積極撤除設立在高速公路上的一個個“土圍子”。

高速公路取消收費,是政府責任的回歸。實際上,經過多年的收費運營,很多高速公路的建設成本已經收回,現在需要的只是維護資金。而收費站的設立,卻需要民眾為他們提供過多的人力成本,甚至這種人力成本成為一些高速公路經營的大頭,延緩了債務歸還的進度。在取消收費后,高速公路將省去巨額的收費人員“人頭費”,只需要支付維護經費,這可以通過政府購買等途徑來解決,列入政府的財政開支。取消收費以后,物流成本減輕了,經濟活躍了,政府可以增加財稅收入,民眾也能收獲更多幸福感。這個賬,地方政府應該算得明白。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留言

四人麻将安卓版下载安装